2018高净值人群面面观:新兴行业成为财富主要来源 财富_新浪财经

2018-08-30 16:21

  2018高净值人群面面观:新兴行业成为财富主要来源助力打破群体固化

  每经记者 陈玉静

  3月29日,诺亚财富联合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发布《2018中国高净值财富白皮书》,《白皮书》指出近年来全球高净值财富管理市场最重要的变化是发展中经济体(典型如中国)中高净值人群与财富的快速增长以及高净值人群的代际传承。对于身处变化中的高净值人群来说,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资产配置如何在实现财富长期、跨代保值增值与应对金融市场短期波动之间取得平衡。

  新兴行业成为财富主要来源有助于打破群体固化

  财富的产生与经济、产业发展息息相关,调研发现,中国的高净值人群目前主要来自贸易、制造等传统行业,并且年龄越大、传统行业占比越大。

  在行业视角之外,高净值人群依然以企业家为主,其次是自由职业者,而在传统行业和新兴行业中,职业占比则不尽相同,其中传统行业的高净值人群中超过一半是企业家,而新兴行业里,各职业的分布则比较均衡,《白皮书》指出这表明相比传统行业,在新兴行业创富的方式更加多元化,不仅是创业这种传统方式,从事自由职业、提供专业服务、成为职业经理人等也可以有机会创造大量财富,这些发现为社会群体固化问题的解决增添信心。

  调研发现,财富结构的变化不仅体现在高净值人群的构成中,在资产配置中有也有所体现,首先体现为类固收产品配置的继续减少,过去比较长的一段时期,因为多种原因,高净值人群大量配置类固收产品,而随着类固收产品的风险调整回报下降,过去配置类固收产品较多的高净值人群大幅减少了此类配置,而在整体减少类固收产品配置的同时,接近六成的高净值人群计划在未来增加公开市场配置,《白皮书》显示投资端的偏好转变也必将推进实体经济融资结构的转变,固定收益类的融资比例逐渐下调,同时权益类的融资随之上升,这将有助于推进我国实体经济去杠杆的进程。

  资产配置视野要有全球化的升级

  在《白皮书》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目前高净值人群的海外配置比例在最近两次调研之间没有发生明显变化。根据此次调研情况来看,目前三分之一左右的高净值人群没有海外资产配置,另有接近四成的人配置比例在10%以内。针对此,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何一平在演讲中指出资产配置视野必须进行新的全球化的升级。在何一平看来,财富的积累和传承,从来都不是局限于国内的事物,它永远是伴随着国家在全球资本流动以及全球经济分工的地位的结构性的结果,所以深刻领会资本流动的新动向,才能够把握财富投资的新方向,因此在资产配置、财富配置时,须要根据国际资本流动和经济分工发展变化进行深刻分析,关注产业的转移和国际货币体系,上述两者对全球财富转移具有重要影响。

  对此,何一平进一步指出伴随着“一带一路”资本流动新动向是关注的重要焦点,“一带一路”的目标是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事实上应对的是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分工模式和经济发展模式,他们已经出现了不可持续的征兆,所以必须去改变,“一带一路”是西方主导的产业分工和贸易模式的必要补充,有助于发展中国家摆脱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不利地位,而亚投行和丝路基金是西方国家主导的资本流动机制的必要补充。

  财富保障和传承成为更重要目标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香港6合一点通资料,高净值人群更多关注财富如何增长,而现在财富保障与传承已经成为高净值人群首要的财富目标。调研结果显示,随着年龄增长,高净值人群对财富增长的关注下降,对财富保障与传承的需求上升。值得一提的是,财富的传承不仅涉及有形财富(如金融资本),还必须有无形财富(如人力资本)的保驾护航,此处的人力资本并非简单的未来工作收入,还包括继承人的财商教育。

  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在发表主题演讲中上述财富管理市场出现的新特点予以认同,杨凯生表示随着第一代企业家年岁逐步增长,他们开始看重如何更好地保障未来,如何实现所谓的基业常青,根据相关调查和分析,近年来保证财富安全,财富传承和子女教育已经成为高净值人群最关注的财富管理工作,相比,创造更多财富已经被挤出前三位。

责任编辑:谢海平